您的位置 首页 > 新浪科技

语音社交风潮渐起,谁能成为中国版“Clubhouse”?新浪新闻新媒体研究院

上周,继埃隆·马斯克和扎克伯格之后,微软创始人比尔·盖茨也首次来到语音社交产品Clubhouse的公众平台,和网友们探讨了气候灾害问题,还回答了不少关于新冠疫情、电子货币、智能手机的提问,再次将Clubhouse的热度推向高潮。

近月以来,海外软件Clubhouse的讨论度持续走高,是市场上最“出圈”的流量新贵。据统计,截止2月16日,该产品的全球下载量已经突破800万,更被部分外媒赞为海外“第一款纯语音社交产品”。

Clubhouse

“受惊”于Clubhouse一鸣惊人的成功,国内各大厂商都在积极研制与Clubhouse产品结构类似的社交平台或开发原产品新功能。前不久,映客就迅速推出了被称为“中国版clubhouse”的软件“对话吧”,却在上线12天后就匆匆下架。

其实,“纯语音社交”可不是Clubhouse带出的新风潮。从最早的YY语音、51网,到后来的音遇、嘿嘿语音,国行市场上的音频社交软件才是丰富多彩。然而,这些产品都最终难逃业务整改,甚至关停的命运。究其根由,还是与国行纯音频社交软件难以精准定位、发展布局窄性大等市场困境相关。

难以复刻的成功

Clubhouse于2020年4月在北美市场上线。在Twitter、Facebook、Instagram、Snapchat等老牌社媒牢牢占领市场的背景下,Clubhouse作为一款完全不支持文字聊天、无法录屏录音、且听后即焚的纯音频社交产品,是具有独创性且容易引发用户兴趣的——如今横行市场的社交软件往往大同小异,人们要求新功能,更渴望新体验。

Clubhouse页面详情

同时,Clubhouse诞生于美国新冠疫情最为严峻的时期。在封城锁街的氛围下,人们不仅被限制外出,更在心理上饱受压抑,急需一个能真实与人交谈,对外倾诉、倾泻忧虑的窗口,正巧于此时上线的Clubhouse完美满足了这一需求。

除了这些优势,Clubhouse还获得了诸多业内领军人物的支持,这也是它真正冲破“社交圈”,走向国际市场、成为流量新贵的契机。

今年一月末,先是美国科技巨头、太空技术公司Space X的CEO埃隆·马斯克出现在Clubhouse上,和网友们一同讨论公司火箭的火星任务、数字货币和新冠疫情;后又有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惊喜现身,使该软件的邀请码一时间重金难求。

马斯克

纵观Clubhouse从北美火到国际的破圈之路,可以说它是占尽了天时与人和,再加上自身“天赋异禀”,是严格意义上美国第一款纯音频社交软件,才最终取得了亮眼的成功。

但这样的成功既是必然的、又是偶然的,是难以为下一个“Clubhouse”复刻的。毕竟,有多少软件能在推出之际正好赶上需求风口,又有多少能获得圈层顶尖人士的青睐与接连推荐?同时,以“精英化”为标签,更具话题严肃性和垂直性的Clubhouse模式,也难以在其他市场生态下直接铺陈。

语音软件之困顿

当美国网友们还在热情地转发着Clubhouse的邀请码时,曾一度在国行市场上风光无限的社交软件“米聊”却黯然离场。2月19日,这款由小米公司研发、以语音聊天为主打定位的软件宣布停服退市。

米聊

紧接着,2月22日,由映客推出的从产品功能、进入制度、到聊天界面都神似Clubhouse的语音社交软件“对话吧”也被下架。

据知情人士透露,对话吧整个产品的设计研制时间只有6天,一周左右就走完了设计、出品、内测到上线的全过程。对此,映客方回应称下架是因为技术和产品形态“还不够成熟,正在完善”。

对话吧

早在2008年,就有以“国内第一大游戏语音通讯平台”为定位的YY语音,后来又有51网、音遇、嘿嘿语音等类似产品,均广受用户好评。但如今,YY语音已转型为YY直播,这些曾流行于市的语音通话平台要么进行了业务整合,要么早已退市多年。

近年来,虽然社媒版图已被基本划定,但以ME、篝火为代表的声音交友产品还是取得了一批固定用户,却始终是一小圈人的“独自狂欢”。纵观市场风起云涌的这些年,纯语音类产品似乎总是郁郁不得志,且长时期身在精准投放难、布局限制大的尴尬处境中。

语音社交软件的困境究竟在哪?在如“ME”等语音社交产品的评价页面,不少用户都提出了“无法发图文动态”、“耗电量大”的问题,可见在许多用户心中有一个长年形成的社交认识——“动态功能”始终是应包含“图文模式”的,而语音往往是文字沟通的后一步,是在双方有一定了解后关系更加亲密的体现。

此外,在欧美国家,大多数居民都有收听电台、播客节目的习惯。数据显示有超过半数的美国网民都是播客用户,每周各类电台的收听人数都能超过5000万,而国内很显然没有这样的群体基础,能适应纯语音类社交产品直接进入市场。

最后的一大原因则与用户本身相关。据艾媒咨询的统计数据显示,2020年中国移动社交用户数目突破5亿,其中,出生于1985年以前的用户占比只有37.9%,其余的用户分布在85至90、90至00、乃至00年之后的年龄层,其中以95年后群体居多。

这样的年龄分布使纯语音类软件难以精准做出用户画像,再进行投放,使用者则往往陷入“没话聊”的困境——具备话题经验的人往往没时间做娱乐闲聊,有大量时间闲聊的人又聊不出什么深刻的议题,渐渐双方都觉得“没什么好聊的”。

久而久之,内容不可控地走向低俗与色情,越来越多用户感到自己失去了主导权与选择权,社交产品无法帮助用户交友,最终只能被抛弃。

谁能成为中国版“Clubhouse”?

目前市场上的语音交友产品,大致可分为两类:一是以喜马拉雅FM、蜻蜓FM为代表的单向收听类软件,这类软件完美满足了用户的选择主导权,有需则“听”,虽然它们在严格意义上已不属于社交产品,但能体现出人们选择软件时的趋向。

另外则是目前仍在发行中的纯音频类软件,这类产品往往流行于特定交友圈,用户基数普遍较小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海外产品Clubhouse的成功或许能为此类国产软件提供些许革新思路,但过去的事实已多次证明:完全套用其模式是行不通的。

对话吧的出现,可以看作是国内研发团队在市场的首次试水,虽然以产品匆匆下线为“阶段性”结局,但这次碰壁似乎并没有浇灭其余科技公司和团队的热情。

据悉,36氪旗下的语音产品Capital Coffee已经进入内测,各路厂商也还在争分夺秒地进行研制竞赛。而目前已确定架构的产品还是处处带着Clubhouse的影子——定位在高效社交和专业话题探讨、重垂直轻娱乐、以意见领袖为卖点。

这些产品在推出后,究竟会收获怎样的市场反响还未可知。但从目前来看,人们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知道,“中国版Clubhouse”的名号究竟花落谁家。

其实,“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”,一个社交产品的孵化,乃至一个专业市场的养成,都与其对应的用户群体所处的文化背景、行为方式息息相关。从一个地区到另一个地区,从一个国家到跨越大洋,人们的喜好与选择倾向有共通性,但更有差异性。

Clubhouse得以从本土市场走向国际,证明其能触动各个地区用户们的某个共情点,这一特质帮助Clubhouse取得了目前的成绩,却也未必能保证它在未来都是一路顺途。因此也不必对其过于神化,甚至盲目追捧。而只有将产品理念与架构背景有机结合,国产语音社交软件才能走出自己的“破圈”之路。

新浪新闻新媒体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安兰|文

夏维兰|编辑

关于作者: 瞎采新闻

这里可以显示个人介绍!这里可以显示个人介绍!

热门文章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